“慢着!”

看着众人欲要上前拿下他,方尘立马爆喝一声,冷厉的看向大长老:“大长老,方家不是你的一言堂,怎么说我也是方家少族长,想要处置我,必须要经过长老会会审。”

现在怎么着也不能被大长老拿下,不然就别想出来了,必须要开长老会,方家七位长老,也不是所有人都支持大长老一脉的。

大长老闻言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,冷笑道:“如今你还要妄想逃脱罪罚,好,就让长老会会审,铁一般的事实,本长老倒要看看你如何狡辩!”

“免得说本长老处事不公,带上尸体来会议大厅。”

大长老袖袍一甩,率先走了出去,紧接着一群人浩浩荡荡朝跟在后面。

方坤等人见方尘还没动身,也不走,就看着方尘,深怕方尘潜逃一样。

方尘冷笑一声,抓起身边的旁支子弟,拉着小倩就走出去院子。

……

会议大厅。

众人齐聚一堂,此时七位长老已经全数到齐,端坐堂中,都看着地上方海昌的尸体,堂内外也以及站满了家族子弟,聆听这场会审。

方尘手握长剑站立,目光打量这方家的这七位长老,三、五、七长老是支持大长老的,二四六长老都是中立的,六长老掌管执法堂,为人比较严明公义。

大堂中央,方尘,小倩,旁支子弟,方坤都站在尸体旁,均是事发当事人,以及发现人。

“各位长老,少族长方尘残杀同族,乃是我等亲眼所见,方总管就这么一个儿子,若不给他一个交代,怕是会寒了族人的心!”

方坤率先朗声道。

“长老们,少族长心思竟如此歹毒,连同族都不放过,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我等建议废除方尘少族长之位,并且处死以儆效尤!”

一名方坤的狗腿子拱手道。

紧接着,又是十几个家族子弟出来,连声附和。

大长老转头看向六长老,道:“老六,你掌管执法堂,方尘此罪应当如何处置?”

“残杀同族,当然是死罪。”六长老眉头越皱越深,朝着方尘怒道:“方海昌是否你杀?你可认罪?你还有何话说?”

“方海昌是我所杀,但我没罪!”

方尘直视六长老,质问道:“请问长老,袭杀少族长,何罪?”

六长老神色一怔,道:“死罪。”

“所以我杀了方海昌,何罪之有!”

方尘淡淡道。

“方尘,到了这一刻,你还敢狡辩?我等只看到你杀了方海昌,可不曾见方海昌要杀你。”

方坤站出来指证道。

“早知道你来这套。”

方尘冷哼一声,右手按在旁支子弟肩膀上,轻声说道:“把你知道说出来,实话实说,我保你性命无忧,不然……”

说着方尘右手发力,直让旁支子弟感觉肩膀彷佛要被捏碎了一样,这时他哪敢不听话,不然估计当场就要被弄死。

旁支子弟颤颤巍巍的诉说这自己跟随方海昌去方尘院子里的目的,以及事情经过,完全如实说,没有完全夸大。

随后,小倩也是梨花带雨的把事情经过全数讲了一遍,内容丝毫不差分毫。

众人一听顿时哑口无言,那这方海昌算是白死了。

方坤看了那旁支弟子一眼,心中暗骂方海昌愚蠢,都说了一个人去就行,还找个人去干毛线,给自己喝彩吗!

就在这时一道身影走进大厅,见到方海昌的尸身后,顿时发出一声怒吼。

“昌儿啊!”

方总管看着自己儿子的尸体,老泪纵横,紧接着他木管一扫,用含泪且怨毒的目光,盯着方尘:“方尘,我儿与你无冤无仇,你为何要下此毒手?”

说话间,方总管双拳紧握,炼体九重的修为起伏不定,彷佛随时都会暴走!

“他以下犯上,对我下杀手,我便就地处决了他,如此而已。”

方尘淡然的跟方总管对视,完全不受他炼体九重修为的影响。

“啊!纳命来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