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是林浩总感觉……这个女人的内心,其实没有外表表现出来的那么纯真良善。至于原因嘛,他自己也说不上来,只能将其归功于直觉了。

林浩笑了笑,也没把王虎之流放在心上。王虎的家族势力还算不错,但是实力也就一般般。可是不管你在外面有多大的势力,在这云山剑宗学艺,终究还是实力为大。而且,就算王家在天南郡的势力算得上不错,又怎么能和小郡主徐胖子比呢?别看徐胖子其貌不扬,但是在这天南郡一亩三分地,谁会不给郡主的这颗独苗几分薄面?而在这云山剑宗里,又有几个人不知道林浩和徐诺是妥妥的穿一条裤子的好兄弟?

而且撇开这些不谈,林浩自己也算得上是这云山剑宗里一代天骄了,王虎背后的家族要是敢随便动林枫的话,那云山剑宗可不是吃素的。小一辈之间的争斗他们可以不管,但要是老一辈的人要敢掺和进来,那可就算是犯了云山剑宗的禁忌,王家还没有为了一个小辈之间的争风吃醋,就把自己的家族全赔进去的愚蠢想法。所以林浩自然也就没把这家伙当回事了。

“浩哥,嘿嘿,怎么样,柳长老没说你啥吧。”正想着这些的工夫,徐诺不知道从哪个角落跑了出来,头上挂满了晶莹的汗珠,正顺着脸上的肥肉从下巴处滴落,手里还拿着一盒芡实糕。

“你还说呢,”林浩没好气的抬起手来对着徐诺的头就来了一下,“要不是你个死胖子在那yy灵玉,我至于会被柳长老训那么久?”

“嘿嘿,我这不是对不住兄弟了嘛,你看,刚出炉的芡实糕,”徐诺将手里的糕点递给林浩,“尝尝看,桂花口味的呢!”

林浩接过来糕点,看着徐胖子那满脸大汗的模样,再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大太阳,现在正值六月里最热的光景,这模样一看就是刚刚跑回来的,林浩心中本来也没有真的怪他的意思,气也消了不少。顺手拿起来一块尝了一口,甜而不腻,软而不糯,而且还带有一股桂花的清香。“嗯,这芡实糕不错,薄如纸,白如雪,软若棉,好吃!”林浩文绉绉的点评了一句,徐胖子听着一愣一愣的,嘴上说着“真有你说的那么邪乎吗”,伸手就抓过来一块一把塞进了嘴里,吧唧吧唧两口就下肚了,似乎是没能尝出来味,又从盒子里拿出来一块塞到嘴里,“没尝出来啥味啊,也就香了点呗”。手可是没闲着,还要再往盒里抓。

林浩见状立马打住了他的手,“去去去,东西是你这样吃的吗,你这完全就是在糟蹋粮食!”徐诺悻悻的收回了手,嘴上还嘟囔着“本来就是嘛,一块小小的又尝不出来啥特别的味道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