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午五点师父开着车接丁香阿姨下班,今天晚上也不回来了。

我上到二楼厨房,给自己炸了一盘花生米,又在冰箱里面翻出一根火腿肠,我打开一瓶白酒就喝了起来。

因为心情不是很好,我只喝半瓶啤酒就迷糊了,我迷迷糊糊地站起身子,就向小卧室走去。

......

我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八点才醒,我下到一楼,看到一楼的沙发上坐了五六个人,这些人都是来找师父算卦的。

“师父,我要回家了。”我对师父打了一声招呼,就要离开。

“开我的车回去。”师父随手就把他的车钥匙扔给了我。

“谢谢师父。”我对师父道了一声谢就要离开。

“小何,烟和酒我放在副驾驶的车座上,带给你爸,顺便帮我带声好。”师父又对我嘱咐了一句。

“知道了师父!”我对师父摆摆手,就开着车子离开了。

我开着车子赶到我们的镇子上,先是来到一家纸扎店,我在纸扎店里面买了纸钱,元宝,蜡烛,香,我还买了两套纸衣,两双纸鞋。

我开着车子返回到家中,看到我们家的大门是锁着的,我爸应该是在大棚里忙,我从车上跳下来,提着纸钱,元宝,蜡烛,香,纸衣,纸鞋向江边走去。

我走到江边,将手里的东西放在地上,对着江面喊了三声“姜沁渝,姜沁渝,姜沁渝”。

我的声音刚落下,平静的江面泛出一道道浪花,随后江面上冒出黑色阴气,我看到一个黑人影向我这边游了过来。

过了没多久女水鬼姜沁渝的头先浮出水面,她的脸上露出一副幽怨的表情。

“跟你说件事,陈峰死了,服毒自杀的。”我对姜沁渝说了一句,就抽出三根香点燃,插在江边,随后又将两根白蜡烛点燃,放在三炷香两侧,最后我点燃了纸钱,元宝和纸扎。

“你不会是在骗我吧?”姜沁渝有点不相信我说的话。

“我没骗你。”

“你是怎么知道他服毒自杀的?”

“这事说来话就长了,陈峰贩毒,放高利贷,持枪,被警察列为通缉犯,后来这个家伙又开车肇事逃逸,那场车祸造成很多人死亡。就在一个星期前,我去KTV唱歌,在包房里面发现了陈峰,于是我就打电话报了警,警察赶到现场,就把陈峰抓获了。可能陈峰知道自己是死路一条,就服毒自杀了。”我简单地对姜沁渝讲述了一番。

姜沁渝听了我的话,张着大嘴嚎啕大哭起来,哭得是撕心裂肺。听到姜沁渝的哭声,我这心里面也跟着难受。

“这事处理的时间虽然有点长,但我作出的承诺,也算是兑现了。”

“谢谢你帮我报仇,你的恩情我会记住的。”姜沁渝对我道了一声谢,她的头没入到水中就消失不见了。

看到姜沁渝离开,我转过身就向我们家的草莓大棚走去。路上看到街坊邻居,大家都会主动跟我打招呼,以前除了林叔和吴婶子,其余的街坊邻居看到我不会这么热情。

来到草莓大棚,我看到我爸正在给草莓苗浇水,这一段时间没见面,我发现我爸瘦了,人也黑了。看到他这个样子,我有点心疼他。

“你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我爸看到我,露出满脸微笑的表情问了我一句,就向我的身边走过来。

“爸,你瘦了,也黑了。”

“去年搞一个草莓大棚,没觉得累,今年多搞一个草莓大棚,反而觉得很累,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。”

“爸,要不兑出去一个吧。”

“还行吧,趁着现在还没老,我要多赚点钱,一是补偿你,二是给自己养老,不能什么事都指望你。”

“当儿子养老子也是天经地义的。”

“你这脸怎么了,青一块紫一块的,有人打你了吗?”我爸摸了一下我的脸关心地问道。

“没人打我,我在澡堂洗澡,不小心滑倒,脸先着了地,就这样了。”

“你这小子,也太不小心了。”我爸在对我说这话时,脸上露出心疼的表情。

我和我爸聊了几句后,就跟着他去后面的草莓大棚找林叔。林叔也是瘦了一圈,人也晒黑了。

“村里面的人是不是做梦都没想到,你们两个游手好闲的懒汉,居然这么努力地去赚钱?”我笑着问向我爸和我林叔。

“还真是这样,以前咱们村里的人都不愿意跟我和你爸说话,私下里骂我们俩是烂泥扶不上墙。现如今大家对我和你爸是刮目相看,见到我和你爸会主动地打招呼,老热情了。”林叔对我笑道。

“林叔,你媳妇呢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