直到那些魔气部分引到自己身上后,洛天依才停了下来。

最后吐了一口鲜血,再度转头看那精致的小男孩时,对方也睁开了眼睛。

那是一双充满了冷漠的眼,但是却那么好看,洛天依毫不犹豫地夸赞道。

“你的眼睛真美。”

小小的帝爵冥看着面前的女子,明明身上同样与自己一般冒着魔气,但是却笑得眉眼歪歪。

刚刚的事情他并没有完全昏迷,所以都记得的,有些别扭的问道:“与我素不相识,为何要救我?”

“因为你长得好看,而且长得这么好看死了不是很可惜吗?”洛天依很是老实的回答着,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帝爵冥,不曾挪开。

帝爵冥这是第一次离开自己的地盘,想要看一看自己没有看过的世界。

从出生感染魔气之后便没有得到出来的机会,这一次是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出来,却不想身上魔气,突然间爆发让他无法压制。

险些丧命在此,只是万万没想到会有突然间路过的一只凤鸟救了自己。

而这只凤鸟竟然连自己身上沾染魔气都毫不在意,明明疼的冷汗往下滴落,一双眼睛却亮晶晶的。

帝爵冥不由好奇地问:“为何你明明那么疼却笑得那么开心?”

“那为何你明明身上魔气却一直坚持着呢?你也很疼对不对?但是你脸上也没有表情啊。”洛天依说着扯了扯,嘴角继续笑道。

“你没有表情是对自己情绪的掩饰,而我有表情是因为我是发自内心的开心,我救了你,以后我就是你的救命恩人了,而且你长得这么好看。”

说着洛天依也往他的边上挪了挪,靠在石背上,晃动着自己的小腿道:“你看起来冷冰冰的,是不是平时都没有人接近你啊??”

听到他这么问帝爵冥抿唇没有说话,小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。

自从出生这一日感染了母亲连父君母后都不能接近,也只有自己身上魔气爆发,无法压制的时候才会有人靠近。

身边总是孤零零的,除了那孤零零的宫殿以外,身边好像什么东西都没有。

连一只火舞都是离自己远远的,天上飞着的仙鹤也是盘旋远离自己的宫殿,如今这只小凤鸟是距离自己最近的人。

也是唯一一个不相识却愿意伸手的人,而且她的笑容看起来是那么的灿烂。

见他是这副神情,洛天依也就确认了:“好吧,既然你也比较无聊,平时我也挺无聊的,不如你就经常来这边,我没事来就来陪你玩好不好?”

“我们俩现在可是同一身上的蚂蚱了,你身上有默契,我身上也有魔气,所以要相互交流心得,你压制默契的时间长一些,你懂的要多一点,你得负责多教我。”

“不然哪一天我入魔了就是你造成的,明白吗?而且我是你的救命恩人,你得对我负责。”

帝爵冥转过头小脸认真的思考了一下,随后颔首:“好每日我都会抽空来这边,你一定要压制身上的魔气,不然你会入魔的,若是你不认真学,我便不会教。”

听到他答应了,洛天依小脸上扬着灿烂的笑:“好,一言为定,我先回去找师尊了,说不定他能帮我身上魔气清除,毕竟我感染时间不多,就不在这里陪你了,你休息一会儿就回去,明天我们再在这里相见!”

“好。”帝爵冥沉默寡言,但是却稍稍点了点头。

洛天依化作一只小小的蜂鸟,扑腾着翅膀摇摇晃晃的飞走了,看着她飞走的身影帝爵冥,对于明天突然有了一点期待。

长期那样枯燥无味的生活,除了修炼便是压制魔气,有一个笑得如此灿烂的人在身边,似乎感觉不错。

随后他闭上眼睛开始压制身上的魔气,直到恢复正常后,才闪身回了自己的宫殿。

因为多年以来他十分的自觉,从来都没有出宫殿一步,所以也就没有人在这边看守。

偶尔只有母妃和父君二人会在门口远远地与自己对话,问一问在这里生活的情况。

第二天,帝爵明早早的就来到了悬崖边上等待,可日过黄昏,依旧不见她来。

英俊的小脸上逐渐眉头紧促,双手放在身后紧紧握成了拳头。

一直以来,天平对于自己都是避而不见的,昨天那只小凤鸟明明说了今日会来的。

难不成回去与她师尊说了以后被阻止了吗?是知道自己的身份,所以不来了吗?

想到这些帝爵冥苦涩的笑了笑,扬起小脸,看向远处缓缓落下的夕阳,已经没有了昨日的那般宏伟。

似乎这一刻看到这样的景象也没有什么意思了,但是却也没有想着回去。

不知是不是心中的那一点期待在作怪,他就坐在悬崖边上,一直看着太阳落山,直到红霞满布,再到红霞逐渐消散。

直到月亮逐渐升起,星星散布满天,等待的那个小凤鸟依旧没有过来。

然而地决明不知的是此时的洛天,依小小的身子,正在一个宫殿之内缓缓发抖。

盘膝坐在那里,浑身都是黑色的魔气在围绕着,正是她最关键的时候。

因为修为太低,和帝爵冥不一样,他身上的魔气吸收过来太过突然,并没有像曾经地帝爵冥一样被上仙压制过。

又害怕师尊会迁怒帝爵冥,所以独自在承受着这一切,心魔不断的在作怪,但是她紧咬着牙关,小嘴都咬出了血迹。

身形不断的颤抖,身边的魔气逐渐的肆虐起来,渐渐的整个大殿中开始形成一股飓风。

等到一抹白色身影察觉到动静赶来的时候,洛天依已经躺在了地上。

那道白色的身影冲上前将其抱起,一个闪身便离开了殿内。

就这样一个月的时间帝爵冥,每天都会到悬崖那里,但是自始至终小凤鸟都没有出现过。

如今来到这里,不但是为了等小凤鸟或许已经变成了一种执念。

他看着远处的夕阳喃喃自语道:“你说你是我的救命恩人,我应该对你负责,可是你要学习压制魔气得现如今,怎还不出现?”

“是魔气压制了你吗?小小的凤鸟你是入魔了吗?”

帝爵冥很想去找别的人打听,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出去,一旦被知道出去了以后恐怕都不能来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